刀光血影裡的菩薩道:嘉邑行善團內的8+9文化

0
1982

去年10月9日,嘉邑行善團前總幹事王貴禾突然持刀砍傷現任執行長邱楹棟,震驚社會。據了解,事件的近因是嘉邑行善團成立慈善基金會,在內部引起紛爭。王貴禾持刀砍人屬殺人未遂,邱楹棟已經提告。

嘉邑行善團歷史悠久、社會形象良好,以造橋濟貧聞名全臺。忽然有內部成員一手念經一手砍人,發生蹀血事件,讓人不得不深思這些傳統行善團與宮廟成員及宮廟文化的關係。近日被害人邱楹棟撰寫一篇長文,釐清嘉邑行善團基金會成立始末,其友人投稿本刊。原文落落長,大致是以下兩點。

很多人都有個疑問,嘉邑行善團己經是社團法人了,為什麼還要成立財團法人的基金會?

第一、 初期是為了解決103年發生的捐款太多,執行力不夠70%,善款變罰款,而後設立專案帳戶,最長期限五年已到期的問題。

第二、 政府的國安政策長照2.0明白的規定,有關於老人長照福利工作的規劃,長期性規畫及複合式長照機構都須以財團法人的身份來申請設立,才能提案以及申請計畫補助款。行善助人解決社會問題,政府又有補助款,何樂而不為?

對一般人而言,以捐款或行動的方式參加行善團是累積福報,行菩薩道的行為,為甚麼裡面的幹部會持刀砍人呢?臺灣這些老派的慈善團體內部還有多少問題?跟宮廟8+9文化有沒有關係?相信隨著司法調查會越來越明朗。如果王貴禾有話要說也歡迎與本刊聯絡。底下為邱楹棟原文,文章很長,在閱讀之前請先去喝杯水,看部小影片放鬆一下。

 

《殺人未遂─故事的背後 一》

《殺人未遂─故事的背後 一》一個月了10/9下午3:16,上月此時,沒有爭吵、無預警下,頭上被用菜刀從背後砍三刀,頭蓋骨破裂,回神後,用左上臂擋菜刀,手筋、肌腱全斷,鮮血用噴的,上衣,褲子,辦公桌椅滿地都是血淋淋。當晚在嘉基八點送開刀房,全身麻醉動手術。醒來已經是隔日早上,在病房裡。還好,沒死。…………..這是第一天!待續…………………# 殺人未遂事件簿

Posted by March Chiu on Saturday, November 9, 2019

《殺人未遂─故事的背後 二》

《殺人未遂─故事的背後…

Posted by March Chiu on Tuesday, November 12, 2019

《殺人未遂─故事的背後 插播》

《殺人未遂─故事的背後…

Posted by March Chiu on Thursday, November 14, 2019

《殺人未遂─故事的背後 三》

《殺人未遂─故事的背後…

Posted by March Chiu on Tuesday, November 19, 2019

 

 

——————————————————————–

嘉義市嘉邑行善團慈善基金會成立之說明

 

有個疑問,嘉邑行善團己經是社團法人了,為什麼還要成立財團法人的慈善基金會?

遠因:

嘉邑行善團經前輩40多年的努力,到103年間已經累積的相當大的知名度與社會的信任。102、103年間社會善款進來的太多,2億多元善款未核銷〈請上網google 嘉邑行善團 罰款 稅金〉,以致執行率未達70%,將被國稅局罰款及課稅達數百萬元,民眾的愛心善款頓成罰款,無法向愛心捐款者交代。為此行善團經與國稅局、嘉義市政府協調溝通後,於104年達成協議,將該款項約1.3億元轉存為基金專戶,不列入年度結餘,專戶、專款、專用分四年核銷,每動用一筆都須經嘉義市政府核備。

105年間同意從基金專戶中提列7.500萬,捐贈予嘉義市政府盧山橋改建案,預計108年度核銷完成。

106年間,媒體多次報導行善團義行,造橋、施棺善款不斷湧進,除了一般造橋、補路、施棺日常支出外,善款收入還是大於支出。盧山橋至106年間還未見發包動工,無法核銷該款項,且四年期限轉眼將至,善款又不能隨便捐贈,怎麼辦?

經多次與理、監事及會計師討論後,先向國稅局及市府展延一年期限,再增加服務志業〈貧困扶助〉及成立慈善基金會,以深入民間疾苦擴大服務來達到政府所規定,善款執行率須達到70%的核銷比例。

有關於貧困補助的志業另外再為文說明。

要成立慈善基金會,說要做那麼簡單,那到底有誰來規劃、執行呢?

因為我是南華大學非營利事業研究所的碩士班畢業,從事社會公益事業近30年,畢業論文就是探討非營利事業組織的永續經營。行善團蔡理事長就拜託我這個行政顧問來檢討本團設立慈善基金會的可行性。

106年8月12日PM3:00於理事長辦公室召集相關的理、監事共同討論基金會成立的可行性,之後我又要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整理相關資料實例,在106年9月8日下午2:30在團部二樓會議室以正式會議的方式,向所有理、監事做20頁的簡報提出基金會與社團法人設置的不同及利弊得失,供本團理、監事會參考。

走筆至此,說句老實話,我並不想成立慈善基金會,我瞭解成立慈善基金會就行善團而言,缺的不是錢、資源,而是人才!這種計畫案不是中秋節辦個中秋晚會,找來影視歌星唱歌跳舞熱鬧熱鬧,招待弱勢,或者說是歲末年終來一個冬令救濟,送送便當、送送圍巾,這些事大部分的愛心社團都會做,有人做就好。基金會的運作,與人民社團的運作是完全不同的,要會做計畫、要會帶人,訓練志工,要會了解社會需求,要整合社會資源溝通、協調,提出解決或協辦計畫方案,向中央政府及有關單位申請經費,公私協力並嚴格執行的人!能夠做這些事的人是誰?是當時領高薪的王前總幹事?他連電腦開機都有問題,任職五年多來連一次幹部會議、業務會議都沒開過,從沒帶過一個志工來團部義務幫忙的人,他可以帶領團隊?前總幹事連向林堉璘基金會申請每屆一單位的台灣傑出公益團體評比資料,都是我幫他做的,你還真的能夠相信他能夠處理完整的基金會計畫嗎?抱歉,情緒性發言。

9/8慈善基金會設立的可行性報告後,我就沒有再問過基金會的事,這點可以向蔡理事長查證。

正當我想淡化這件事時,命運的洪流,偏偏在此時激起漣漪。

106年11月,政府宣佈長照2.0增編預算擴大實施,私人長照機構不在接受設立,107年七月後長照機構法人化,研議制定長照財團法人法。換白話說,日後具規模的長照社福單位要申請政府補助的話一定要財團法人。

106年10月28日,本團召開第七屆第二次理、監事聯席會,正式通過成立本團設立慈善基金會的可行性評估方案,20位理、監事出席共18位贊成,並選出蔡萬華、洪守明、凃福財、褚麗絹、蔡坤璋、王泉松、張哲銘等七位為籌備會委員,蔡萬華任召集人,並聘任本人邱楹棟顧問擔任籌備會執行秘書,準備有關資料。

106年11月~12月間,分別招開兩次討論會,研議各項流程及準備基金會文書立案資料。

107年1月20日,第七屆第三次理、監事會聯席會案由八,通過由本團公積金提撥一千萬元作為成立財團法人基金,新竹市梁先生捐助款1223餘萬元作為開辦費。因事關重大政策異動,需送會員大會審議,大會通過後才可正式成立本團慈善基金會的議案。

基金會案在理、監事會中通過了,也過完年了。107年三月的一個晚上,本團一位蔡姓理事 帶著一位某社區發展協會卸任的女總幹事來家裡拜訪我,他直接表明來意,希望基金會日後成立時能夠聘任這一位女性朋友為幹事。當時我表示基金會業務特殊,應該會公開召聘有相關業務經驗的人。四月份中,該蔡理事又提一次,我還是如實以告。

事後一想,這或許是整個故事的開始

107年5月26日,召開第七屆第四次理、監事聯席會突然變更基金會的捐贈方式,改為由新竹市梁先生個人捐贈款中的一千萬為基金,223萬為開辦費。行善團不再另行提供贊助款。

既然已做成決議我們當然是欣然接受,但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其中的關鍵轉折很值得玩味,就等送大會吧!

107年7月15日,本團舉行第七屆第二次會員大會,會中蔡萬華理事長與王前總幹事亦向所有與會會員報告設立目的、經費來源及籌組經過〈請看VCR〉,經過討論以及投票表決,同意此案決議有190票(87.6%),超過出席人數三分之二以上,本案順利表決通過。將報請嘉義市政府核備及向嘉義地方法院申辦法人登記。

很多人都有個疑問,嘉邑行善團己經是社團法人了,為什麼還要成立財團法人的基金會?

看到這裡你明白了嗎?我再整理一下,

第一、 初期是為了解決103年發生的捐款太多,執行力不夠70%,善款變罰款,而後設立專案帳戶,最長期限五年已到期的問題。

第二、 政府的國安政策長照2.0明白的規定,有關於老人長照福利工作的規劃,長期性規畫及複合式長照機構都須以財團法人的身份來申請設立,才能提案以及申請計畫補助款。行善助人解決社會問題,政府又有補助款,何樂而不為?

第三、 嘉邑行善團組織章程中的四大志業造橋、補路、施棺、貧困扶助以外,我們還做了很多社會救助的工作。但是橋不是說造就造,要符合政府的設計法規以及監造我們才能夠去造橋。施棺款更不是隨便給的,要有弱勢家庭經濟困難的喪家,善款才能夠給。嘉邑行善團五十多年來已經做出口碑,尤其貧困扶助組雖然創辦才三年,但各地志工們深入每個弱勢家庭,發現到「社會的艱苦人確實很多」,需要被照顧、被幫忙。行善團現階段只能做「濟貧」,逗相添解一時之急;而社會福利慈善基金會要做的是,配合政府政策以及整合社會善心資源,長期性、多方面協助弱勢家庭「脫貧」,這才是善道啊!

行善的道路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很實際,但是配合政府的政策,邀一群人一起走,公私協力(政府社會福利政策+社會民間團體力量)可以使行善的道路走得又寬又遠。這才是重點啊!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明白,就像在市場行銷學中我們可以常常看到。比如,豐田汽車就有專門製造一般轎車的TOYOTA廠牌跟專門製造高級房車的LEXUS及銷售貨卡車的HINO;就像統一食品他有統一工業負責食品生產跟統一超商公司7-11負責銷售。依照客戶屬性不同的市場需求,各自分工各自發展做整合行銷的概念。

社會工作也是一種行銷學,更要跟得上時代趨勢的轉變。為了嘉邑行善團的長期永續經營及全面性的服務,行善團與慈善基金會只是依不同的弱勢群族、不同的場域做不同的社會救助規劃。兩者不但不衝突,反而有乘數效應,也更順應現時的社會需求。

在本團貧困扶助組3年近兩千多的案例發現,很多人每年都會重複的申請需要救助,原因是無法脫貧,對社會的救助形成一種依賴性。行善不能只是一直給魚,還要教弱勢群族如何釣魚,要給他工具,更要帶他到有魚的漁場下網,他們才能「脫貧」才能自立。不是嗎?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