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運昌隆黨」變成「國敏黨」,時代力量分崩離析!

0
644

時代力量最早的退黨事件,當從作家馮光遠在2017年時指出,「時代力量黨」已經變質成為一個特定人發號施令的政黨,這樣的一言堂政黨其稱之為「國運昌隆黨」,他不希望自己的努力,最後都成為特定人士收割的成果,毅然而然退出時代力量。馮光遠的言下之意,就是無法接受黃國昌全盤操控了時代力量的黨務系統和資源,而且無法容納異見,他已經看透黃國昌打從心底認為318佔領立法院行動,到讓時代力量打響名號,功勞最大的就是他自己,身為中研院研究員的他,其實某種程度上是相當看輕林昶佐、洪慈庸的出身和學經歷,導致於整個時代力量的所有決策,沒有黃國昌的審核和同意,是無法對外宣告的。而這樣封閉的政黨是無法吸收各方建議,沒有辦法透過彼此辯證來形成共識,只能遂行黨主席黃國昌的意志,馮光遠認為這樣的政黨並無法代表進步價值,無法為台灣帶來改革,不如求去。

時間推移到2019年,雖然黃國昌已經卸下時代力量黨主席的身分,但所有時代力量內部的人士都知道,在對黃國昌帶有私人感情的秘書長陳惠敏操盤下,不管黨務系統或是決策委員會內,有9成以上都是黃國昌系統的人,因此即便黃國昌不再是黨主席、陳惠敏不再是秘書長,整個時代力量還是被掌握在他們兩位手裡,也才會發生陳惠敏為了不讓「白眼女神」黃捷宣布選鳳山立委,而自己卡位先說要在這一區角逐立委,全黨上下只有她和黃國昌兩人討論過後就做了這樣的決定,甚至沒有經過時代力量最高決策機制決策委員會的討論和同意,在淡水地區的立委提名也是相同狀況,造成所有非黃國昌系統的人一片譁然,紛紛批評整個黨已經從一言堂的「國運昌隆黨」,變成雙人枕頭般的「國敏黨」,只有黃國昌和陳惠敏兩人說了算。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力另一個次大派系的領導者,這樣的狀況當然看在眼裡,就在其退黨的當天早上,在決策委員會內就把立委提名機制混亂、黨內無法對話溝通、總統大選立場曖昧不明等問題一一提出,但由於主席邱顯智也是黃國昌的人馬,在黃國昌未對這些事項進行指示前,邱顯智並不敢自作主張,遂造成林昶佐的相關發言,都沒有被進行實質討論,最後還是通通都不形成決議,繼續空轉。這也成為壓垮林昶佐的最後一根稻草,當天下午就丟出退黨的震撼彈,希望可以激起時代力量內部的改革,遏止時代力量的沉淪。

無奈天不從人願,當時的黨主席邱顯智,為了不讓說好和林昶佐一起退黨的洪慈庸也在當天下午就宣布,用了最大的誠意挽留住洪慈庸,也允諾會和民進黨進行相關立委選舉的對談和合作;或許是求情的過程中被看出想要作好人的個性顯露無遺,深怕「清黨」過程中有差錯的黃國昌和陳惠敏等主戰派,並不想讓溫和的邱顯智繼續當黨主席,於是由陳惠敏信任的高雄黨部開始發起串連黨代表提案,要求決策委員會「撤換」黨主席,逼宮邱顯智的消息。此舉也讓早已疲乏的邱顯智心力交瘁,萌生了自行辭去黨主席的念頭,不想等到被更激烈的批鬥後才走。

事件的最後,當然就是今天下午洪慈庸也宣布退出時代力量的動作,看著當初因為慰留自己卻被批鬥得更慘的邱顯智請辭,洪慈庸也無奈地對轉型為「國敏黨」的時代力量心灰意冷,與其繼續被耗費時間在宮廷鬥爭上原地踏步,不如以無黨籍身分趕緊整頓選舉步驟更實在,畢竟面對紅派、黑派勢力整合好的楊瓊瓔,洪慈庸連任這一仗也不好打。

衡諸整個過程來看,最令人玩味的就是時代力量這個當初以帶來新政治為宗旨,希望可以走出不一樣的革新和想像,但是最後卻發展成:一個陳惠敏可以身兼鳳山立委參選人,又在黨內身兼立院黨團辦公室主任、高雄市黨部主委、決策委員、2020大選立委提名小組成員等數職,所有權力一把抓,稍有不如己意的人就進行鬥爭。即便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很少可以看到這樣的人物,時代力量走上這樣保守和傳統的路線,造成現在已經幾乎分崩離析,快要淹沒進時代洪流中,黃國昌和陳惠敏都難辭其咎!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