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來,大廈將傾!200萬香港人敲響中國共產黨喪鐘!

0
5511

這是一場註定無法妥協的拉鋸,因為雙方真正的衝突點在體制與價值的差異。

6月9日,香港103萬人走上街頭,震撼全球,他們要求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撤回提交立法會的《逃犯條例》修訂,因為港人認為此條例一過,香港將「內地化」,香港人曾經擁有的自由與繁榮將被徹底摧毀,國際也將不再給予香港關稅獨立、自由貿易區的特殊待遇。但是這些上街表達訴求的香港人卻被身著港警制服的深圳武警以不合理的武力驅趕。仍存疑惑的臺灣人可以參考底下這篇:

反送中答問集–你可能會有的17個疑問

對待談判以及隨談判所簽下的契約,共產黨有個思考慣性叫「邊打邊談,邊談邊打」,當年他們用這方法打敗國民黨,得到江山;如今也公開用這方式對待中美貿易協議。「邊打邊談,邊談邊打」的邏輯是,談判最重要的是實力原則,而非誠信原則或契約精神。在共產黨簽條約的同時他就已經在算計如何壯大自己跟暗算對方,只要某天實力增強了,今昔異勢,當初弱小時所許下的承諾可以通通不算數重來。當年毛澤東搞大躍進,「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搞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陽謀」,再加上十年文革,把黨內還稍微有點良知的知識分子都整死了,這個黨的基因裡面,根本沒有「誠信」這回事,但凡講點誠信早都被反淘汰,死於非命了。

共產黨連「契約精神」的概念都沒有,打從一開始鄧小平對香港人承諾的「一國兩制」,就不存在實現的可能性。曾是共產黨員的作家倪匡就看得很透徹:

 

6月11日,港人被血腥鎮壓的隔天,中共國防教授、少將徐焰在公開場合發表談話,充分顯示共產和民主環境下成長者價值觀的巨大差距。

 

對徐焰而言,判斷是非對錯的標準不是法治,更不是道德或真理,而是掌權者的利益,只要對掌權者不利的,都是壞人,至於人家為什麼要反對掌權者,不需要了解,也不重要。對共產黨而言,權力就是絕對的價值,不容一丁點挑戰,被宰制者必須以符合宰制者利益的方式生活、講話和思考,否則就是錯。

共產黨為官者的權力來源是上層的恩給,而非民眾的選票,所有當官者只需要向上頭負責,毋須理會下面的庶民百姓。因此像徐焰這種對被宰制者充滿上對下的輕蔑與壓迫的態度,像林鄭月娥在百萬人上街遊行後的12日,仍悍然要將2019《逃犯條例》修訂案二讀通過的行為模式,這種人才是共產黨統治集團裡的絕大多數。

準此以觀,616香港群眾提出的幾點訴求,早已踩過共產黨所能容忍的紅線了。不管是撤回修例,不撤不退;或者不得將609遊行定義為暴動,對民眾秋後算帳,但卻得追究開槍者的責任;尤有甚者,還要求港區特首林鄭月娥下臺。只要稍微了解共產黨史就知道,這些要求都是對共產黨至高無上的權力意志的挑釁,若在其他省市,根本不可能被容忍,管你多少人上街,早就被「維穩」掉了!

因此共產黨在617凌晨不開槍、不鎮壓、不清場,本身才是49年建國以來前所未有的怪事,那晚和平得「簡直不像共產黨」,外國媒體普遍評為「習近平治下中國最大的政治讓步」。但我們可以輕易分析出習近平「忍一時,風平浪靜」的原因,不是他真容得下這些「犯上作亂」的香港人,而僅是緩兵之計。目前中美貿易戰及628即將在大阪舉行的「G20峰會」才是主戰場,他不希望在G20前夕還冒出個香港來添亂。

事實上,截至今日(18)為止,共產黨並未在任何議題上對港民有絲毫讓步,包括林鄭月娥下臺這件事。評論家胡采蘋早已指出,習近平任內從沒有一個中共官員下臺負責過,林鄭月娥當然也不能例外。當初2003年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香港50萬人大遊行,以及2014年佔中事件。事件過後,共產黨都進行秋後算帳,當時的社會運動領導人日後都沒好下場。套句大陸流行語來說就是「別看今天鬧得歡,小心將來拉清單」。616這些「煽動」200萬人遊行,「圖謀不軌」的反動份子,等628習近平處理完外國戰場,「攘外」以後,一定會被清算!共產黨的權力是完全不容質疑,不容挑戰的,如果放任香港彈丸小島這樣「犯上」不管,消息傳至內地,將來如何治理其他省市?

但就香港市民的角度而言,過去一再被共產黨欺騙,雙方早已無互信基礎。對港民最有利的方式就是在628之前把事端擴大,讓習近平內外交迫,進退失據。甚至下令鎮壓開槍,國際顏面掃地!畢竟港人無力對抗中國共產黨這麼龐大的國家機器,只有流血革命,再來一場六四,讓外國勢力以人權立場介入,引發中南海派系內鬥,共產黨倒臺,中國轉型為民主政體,才是香港人的生存之道。

也就是香港必須成為推倒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張骨牌,成為壓垮中國共產黨的第一根稻草。時間很急迫,就是現在。因為和平手段早已無望,再拖下去只是坐以待斃,港人必須一步一步升高衝突。617早上民眾包圍特首辦,直接要求林鄭月娥下臺,就是激化對立的行為。

但共產黨最近內憂外患,也確實罕見地沉得住氣。包圍行政機構,要求行政首長下臺,這種對行政權赤裸裸的挑戰,在中國內地是完全不可能被容忍的,但是共產黨未接受挑釁,617依然平靜地度過了。

目前香港人民必須在628之前擴大衝突,而習近平得等到628之後才會緩過手來秋後算帳。雙方都沒有退讓的空間,衝突難免,差別只在時間。對香港了解甚深的英國媒體BBC認為,617以後,香港大規模「反送中」抗爭才剛剛開始

是的,一切都是剛剛開始!1989年的六四,起於四月,僵持整個五月,雙方都不退讓,最終在六月四日鎮壓,引起中國以外的共產政權倒臺的骨牌效應。香港609、616的大遊行僅只是個開端,如此情勢僵持下去,究竟是香港的自由繁榮毀於一旦,還是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共產黨「逢九必休」過不了2019這一關?就差最後一點火苗了!

中國需要第二場六四運動,只有中國共產黨倒臺,中國真正民主化;香港、臺灣,以及這個世界,才會真正獲得平安!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