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國情緣裡的自我追尋:《少女小漁》

0
403

《少女小漁》電影講的是1990年代華人一窩蜂移民美國拿綠卡的辛酸血淚史。當時華人男性在美國社會底層掙扎求存,打零工;女性則找當地老人假結婚,婚後一年拿到綠卡再分居、離婚,爾後再接家人來美國。《少女小漁》原著作者嚴歌苓,出身上海書香世家,她本身就是出國留學後跟洋人結婚定居美國,對海外華人的故事親歷親聞,耳熟能詳。

以電影而言,這部故事裡的角色主要有四位:小漁、小漁的中國男朋友江偉;小漁假結婚對象馬里奧(Mario)、馬里奧的情人麗塔(Rita)。

在嚴歌苓的原著小說裡,小漁假結婚對象是名義大利裔老頭,他在故事裡連名字都沒有,只被泛稱為「老頭」,是個烘托女主角美善性格,最終被東方女性的溫婉改變生命的綠葉角色。嚴歌苓只把他命名為「老頭」,因為他可以是任何一位「老頭」,小說主旨僅在描寫華人女性的性格以及華人海外移民的生命故事。

但當小說被改編成電影劇本的時候,這位形象單薄的白人「老頭」不僅有了名字:「馬里奧」,還一躍成為男主角。他被設定為充滿理想的浪漫作家,曾經熱心批判社會現象,出版過關懷弱勢的書籍,參與過反越戰的社會運動。他雖沉墮到社會底層,為償賭債不得不跟小漁假結婚,卻是劇中思想層次最高的人。

在認識小漁之前,他過著一事無成,好賭浪蕩的生活方式。卻在跟小漁相處的過程中,被小漁的溫柔善良感動,逐步尋回心靈的平靜,重拾打字機,重新面對自己,自食其力,找到自我。

至於小漁的中國男朋友江偉則是典型的東方大男人,這種人心底把女性視為私有財產的一部分。為了獲得綠卡,他擅自跟掮客談好價格,就直接把自己的女朋友假結婚出賣掉了。這是位自私、脾氣暴躁,佔有慾、控制慾極強,但卻是1990年代非常普遍的華人男性形象。

小漁則是那個年代的華人女性群像,教育程度低,面對男性的粗暴只會逆來順受,她自我實現的場域僅限於家庭、愛情裡,她把自己對江偉的無私付出、單方面犧牲視為理所當然,而江偉也覺得天經地義。如電影前半段,小漁從不反抗江偉的任何安排,當小漁存錢買了隻大閘蟹,煮給江偉吃,她默默將蟹腳留給自己,好吃的都塞進男朋友盤內。江偉也自動將剝下的其他蟹腳再放回女友盤裡,當時重男輕女的價值觀深植在兩性心底,表現於日常互動的每個小細節中。

但在小漁為了移民局抽查,搬進馬里奧家以後,劇中開始出現大量這對老夫少妻因東西方文化差異而帶來的衝突與相互理解。小漁和馬里奧是全劇中唯一有雙向精神交流的一對,若非年齡差距,他們應當是最適合的。

小漁一開始就主動閱讀馬里奧的著作,在心靈層面受他的指引,馬里奧也告訴小漁這位東方女性,她應當要為自己的生命作主,不要只把江偉當成自己生命的全部,在自己沒錯的時候,不要動輒講出 sorry。甚至馬里奧這位曾經的左派青年還教導她,該為自己爭取應有的權益,組織女工,加入「國際女工製衣工會」。

在雙方互動的過程裡,彼此生命都獲得了成長;但小漁的轉變更明顯,她主動索取馬里奧的新書,以他為心靈導師。故事中又設計江偉劈腿的導火線,最終小漁終於為自己的人生做出第一個重大決定,她在假結婚一年後,即將前往移民局面試的關鍵時刻,忽然說她不去面試了!

這是小漁為自己人生下的第一個重大決定,象徵她終於懂得反抗,懂得追求自我人格的完整,也是她在劇中心靈成長的宣言。

而馬里奧的反應迥異於東方男性,他尊重她,說「這是妳的生命」。每個人本來就該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沒有人應當是另一個人的附屬品。

故事的最後,面試成功,假結婚一年的期限也到了,小漁應當搬出馬里奧的家。馬里奧卻恰巧在客廳中風了。小漁想留下來多照顧他兩天,但江偉在電話裡暴怒,他說「我只給妳兩分鐘,妳不下來我就走了!」故事到這裡將女主角推向一個極限情境,只有兩分鐘!是要選擇自己的中國男友,還是選擇留在白人老人身邊?所有劇中的矛盾、伏筆都在這兩分鐘內推向了頂峰!

電影結局,小漁選擇留在馬里奧身邊照顧他,無視門外急躁的江偉。若從電影情節的脈絡來看,這個決定象徵女性生命的成長與自我追尋的完成,小漁終於留在一個真正懂得尊重自己的人身邊,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重大決定!從全劇女性自我追尋的脈絡來看,這樣的結局是必然的,也是劇情動人之處。


但若認真思考,電影是個開放式的結局,沒人知道小漁照顧臥床的馬里奧幾天後會不會離開。全片結束於小漁站在馬里奧床邊的畫面,並未多作解釋,為讀者留下更豐富的想像空間。

電影《少女小漁》 獲得1995年,第40屆亞太影展:最佳影片、最佳藝術指導、最佳女主角、最佳音效、最佳編劇等大獎。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