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醒哲「博歹筊」,輸不起又沒擔當!

1
38366

上帝要毀滅一個人,必先使其瘋狂。好不容易選舉結束,大家以為可以回歸正常生活了,偏偏南北各有一位釘子戶開延長賽,堅定邁向政治自殺的道路,令人不勝唏噓。臺北丁守中驗票驗到全國民黨沒人想理他,嘉義市的涂醒哲就一跟屁蟲,以前什麼事都學柯文哲,選完連敗選感言都講了,一周後卻越想越不對勁,祭出「選舉無效」之術,變成「嘉義丁守中」。從此南涂北丁,藍綠都有丁丁,建議南北圖釘連線手牽手去選總統啦!

2014年涂醒哲在嘉義市拿下7469851.41%)票,年年民調墊底卻自我感覺良好,當市長當了四年後,2018年僅剩5625639.56%)票,少了1.8萬票。這對常人而言理應是天大的警訊,但涂醒哲敗選感言卻說:這次選舉他只談政績,對於網路假新聞、不實消息等抹黑未積極反駁;還說他不會分配利益,以致擋人財路;只懂埋頭苦幹,不會行銷……天啊,長這麼大從未聽過這麼爛的敗選感言,全程都在檢討別人。涂醒哲不自我反省為何市長當四年當到支持者大量流失,選輸了還怪東怪西輸不起,完全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世界裡。甚至自稱開票當天只準備勝選感言,這是什麼平行宇宙的思考邏輯?

更誇張的是127日中午,涂醒哲委派自己的核心幕僚,就是那個花一百萬買官的嘉義市果菜市場總經理陳火川到嘉義地檢署提「選舉無效」之訴,告訴對象是嘉義市選委會,意思是這場選舉不公平要重來。涂醒哲跟陳火川「一個童乩,一個桌頭」一搭一唱,演出嘉義史上最醜陋的輸不起鬧劇。更搞笑的是嘉義市選委會從主委到委員通通是市長任命的,涂醒哲候選人提告涂醒哲市長選舉作弊,讓涂醒哲候選人輸掉選舉?一個小孩比賽輸了,在地上打滾耍賴,說比賽不公平,要重來一次,實在難看到了極點。

「選舉無效」的構成要件必須是選舉機關辦理選舉時,違反「選舉法令」,且足以影響各候選人得票數,導致選舉結果發生異動,即當選變落選、落選變當選才能成立。但1124當天公投作業延宕,如果不讓排隊的人投票才是違法的。這次全臺灣都一邊投票一邊開票,如果這理由造成涂醒哲落選,那全臺灣都要重選了。還是涂醒哲要連臺北的中選會跟蔡英文一起告下去算了?

更慘的是涂醒哲不僅輸不起,連提告都還要扭捏作態。陳火川是涂醒哲核心幕僚,選前都放話要當教育局長了,敗選之夜他就站在涂醒哲旁邊,誰都知道他跟涂醒哲的關係。如果是陳火川自己雞婆,害涂醒哲蒙受「博歹筊」的不白之冤,涂醒哲為何沒機會阻止他?涂派出陳火川當人頭,自己裝不知情,可是全嘉義都知道他們兩個在幹嘛。這兩人公然把市民「裝肖仔」,被人戳破了,還「見笑轉生氣」說選舉無效之訴不是涂醒哲提的,這是假新聞!對啦,不是他提的,是他派陳火川去提的!

選舉有輸有贏,下臺就下臺了,還走得這麼難看。自己提告又不敢承認,簡直丟臉丟到家。涂醒哲以前習慣把所有對自己不利的新聞通通稱之為假新聞,可是這則嘉義市選舉無效的假新聞,是他自己一手籌畫的,他應該自己去關三天。

嘉義市議員王美惠倒是正常人,她說:涂市長此次沒當選,很多支持者都感到不捨,然而應檢討公投、選舉過程之後改進,且涂市長未來也可能再選立委、回鍋參選等,要走得漂亮,要涂好好思考。感嘆:「市長是個人才,敗選要走得漂亮, 將來前途空間還很大,真的不要這樣做。

涂醒哲選後言行實在比臺北的丁守中噁心千倍,怪東怪西就是不怪自己,承認執政差有那麼難嗎?當初選贏的嘴臉超難看,現在選輸的嘴臉卻更難看。要告就光明正大自己來,遮遮掩掩半推半就的也未免太孬、太丟嘉義人的臉了。而且他不但輸不起,還是個「博歹筊」的「豎仔」,連提告都不敢承認,還要胡扯是假新聞。別說有蕭淑麗幫他分票了他還輸,選後搞出這齣鬧劇,即便「選舉無效」重來一次,他也毫無勝算了。

這場鬧劇很有涂醒哲個人風格,過去四年來他始終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一貫爭功諉過,有過錯都往下屬身上推。嘉義人給涂醒哲4年,他流失支持者1.8萬票,連對手分裂他還可以輸2302票(1.62%),以致連提驗票都不夠格。當了4年的市長,連總統來要動員300人都有問題。他掏空民進黨在嘉義的基礎,現在選後還要斷民進黨的後路,輸不起秀下限,「把名聲打壞了了」,徹底摧毀民進黨形象,讓2020民進黨在嘉義再大敗一次。現在全臺灣只剩下他跟丁守中還在選個沒完,涂醒哲到底是哪個政黨派來的?

嘉義市長告他任命主委的選委會舞弊,實在是臺灣政壇的大笑話!而且連提選舉訴訟也要忸怩作態,責任全推給幕僚。有這樣的市長,真是嘉義市過去四年的不幸!

涂市長,拜託您就好好地走吧,別再丟嘉義人的臉了!

1條評論

  1. 全世界…誰都可以提選舉無效之訴,唯獨就是嘉義市長 涂醒哲&與陳火川 退休校長 不行….
    去年摔匾事件前,涂市長透過陳火川與市政顧問陳俊男(弘安連鎖藥局老闆&家長協會前理事長與兩位理事,勸我不要把事件鬧大…)

    目前全台首例~開票中又可以投票就是發生在嘉義市政府,魏志軒 我才是全台第一個(開票過程中,還在領票並投票的受害者),去年為何我老婆會摔凃醒哲市長匾額,因為他本人凃醒哲就是最高裁示單位,我也多次申訴…都無結果。 他還是執意結案(摔匾當天就是會長交接授證之日)
    涂醒哲、陳火川才是最沒有資格提選舉無效之人。
    我才是全台第一個在開票過程中,還在領票並投票的受害者。詳情如下…

    涂一屆“不敢”自己提選舉無效,就是怕我出面…他等於自己打自己嘴巴(開票中…又可以投票…涂醒哲有雙重標準…)不要臉的台北人市長。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