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館長直播的爆紅,看網路世代反智的現象

0
1283

圖片來源:南部人您不生氣嗎?韓國瑜、館長一搭一唱 為選舉醜化污辱高雄

 

網路直播的盛行,讓網路世代的年輕人們開始習慣用網路平台閱聽資訊,不管是新聞評論、彩妝、美食、娛樂、時尚都有各式各樣的直播節目,幾乎取代了大部分年輕人以往觀看電視節目的時間,市場需求之下也就產生了一批以經營直播節目為主的「網紅們」。

這些瞬間爆紅的網路素人們,不得不說有些的確是所謂的「高手在民間」,在相關領域已經研究很多年,也有熱情的愛好者,所以可以提供大家很多有意義的知識和經驗分享,讓大家可以用最方便直接的管道得到資訊交流,不像以往收看電時節目時都是編排好的內容或是置入性的行銷,沒有自己可以選擇的權利。

但也因為人人都可以直播,沒有過濾機制,沒有太大的進入門檻,甚至只要有手機和訊號,隨時隨地都可以直播。所以也就出現直播節目內容良莠不齊的狀況,這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館長」陳之漢的直播節目了。

館長一開始走紅是因為本身有開了一間健身房,對於健身的技巧和知識有一定程度的涉獵,剛開始用直播來分享屬於他擅長的健身,而引起了一些迴響,也算是有所本。但接下來或許是因為想繼續炒高知名度,也或許是因為在網路上的小有名氣而被特定政黨人士看中,開始會在自己的直播節目中談論時事,當然這也無可厚非,因為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也有權利表達自己的看法。然而在幾個特定事件觀察下來,會發現館長的立場明顯偏頗,甚至常常出現被打臉的糗事,例如碰到白狼張安樂的事件,就會說自己不碰政治,但卻常常大力推薦國民黨的候選人;或者抨擊總統蔡英文捐助一百萬元美金至非洲,救助受伊波拉病毒肆虐的民眾,卻對以往國民黨對於中國震災大手筆捐款選擇性遺忘,凡此種種,都證明館長的直播其實背後是有目的性想要帶風向。

不過就算是館長本身有立場也不是錯事,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有立場,也可以盡自己的力量支持自己想要支持的對象,但直播節目是屬於公開內容,直播主必須對自己說出去的話負責,不能只是以為敢大聲說話或敢講髒話,就是真理。現在網路時代,很多你傳遞出來的資訊說出來的話,隨時都會被檢驗真假,自己不懂的領域,真的必須做好功課再對外發表。

例如最近館長可能有任務必須把韓國瑜的選情炒熱,所以不但批評高雄沒發展又老又窮,甚至還說高雄根本沒必要蓋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因為乞丐不會去看歌劇;為了加強自己的力道,又再繼續質疑花了100億來蓋,航空母艦都不知道可以買幾艘了,卻隨即被打臉一艘航空母艦最便宜也要600億新台幣;最後又再自以為是的下斷論全世界只有高雄負債3000億,但網友馬上查出中國重慶和美國紐約都是負債接近2兆新臺幣,又狠狠地被打臉。

這些都充分說明,館長現在想做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說出來的話就像他常掛在嘴邊的髒話一樣,是不經腦袋思考就脫口而出的,舉凡文化、藝術、財政、國防、外交都不是他擅長的領域,甚至也不是他在乎的,但卻因為覺得自己有直播平臺,有網路聲量所以可以不用學習,想說麼就說什麼,也不在乎資訊是否正確,只要大家爽就好,這樣反智,思考越來越狹隘的現象,在館長和他支持者的身上越來越明顯。

唯一可以期待的是,當這些以前因為健身和運動話題而成為所謂的「館粉」們,在常常看到館長因為特定目的而必須在直播節目中大放厥詞,說出來的話明顯不合理且漏洞百出時,會開始去思考自己這麼多年來在學校中、在社會上努力求取知識,努力讓自己真正了解新知,試著接觸多元文化和藝術的同時,卻被一個有黑道背景、滿口髒話、不尊重女性,又不知所云的人牽著鼻子走,自己傻傻的坐在電腦螢幕前幫他增加點閱率賺錢時,應該會覺得自己有點丟臉而趕快清醒,因為他就是在嘲笑著你這幾年的打拼和努力生存。

直播讓議題的傳播和想法的交流變得簡單是時代的進步,但若被沒有邏輯的發言內容,沒有態度的操作風向拿來濫用的話,就不是一件好事。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