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涂醒哲謀財害命,天理難容!──前衛生局長黃維民給涂醒哲的公開信(三)

0
218271

圖片來源:九價子宮頸癌疫苗 嘉巿全國率先打

 

涂醒哲的人格特質就是貪,無止盡的貪!他愛的人只有自己,不在乎神明、不在乎黨內同志,當然也沒在乎過嘉義市民!

涂醒哲貪名盜利,他主導購買的LED路燈、子宮頸疫苗(四價變九價)都是市價的兩倍。如果僅僅謀財也就算了,但卻可能害命!他將這些仍有安全疑慮的疫苗全面施打在國中小女孩身上,把小女生當成白老鼠,假如十年後她們出了什麼狀況,根本找不到人負責!這種行徑令人髮指,實已天理難容!

涂醒哲從不在乎別人,對曾經幫過他的幕僚、同志過河拆橋。黃維民為他鞠躬盡瘁中風了,還被他以人格羞辱的方式趕走。為謀一己之私,他不惜犧牲年輕人的前途,蔡瑞堂只是其中一個血淋淋的例子。目前所有輔選過涂醒哲、認識他、親近過他的人都公開站出來反他連任!涂醒哲卻自欺欺人地說因為他不擅長利益分配,那些批評他的都是要不到好處才在討糖吃!

涂醒哲假公濟私,將嘉義市政府變成競選辦公室,把市府預算當成個人金庫,不斷藏匿文宣經費到各處室,是嘉義史上最會花錢,最會洗錢的市長!可是民調仍是史上最低!事實是嘉義市不大,涂醒哲的行徑早已被親信唾棄,被市民看破手腳!

像這樣人格特質有重大瑕疵的黑心商品,根本不該繼續存在!11月底,請嘉義市民用選票讓歪哥市長涂醒哲下臺,接受法律制裁!

黃維民給涂醒哲的公開信全文──我不是不知道(下集)

 

———————————–我是分隔線—————————————–

給涂醒哲的公開信──我不是不知道(下集)

 

2018年10月18日媒體大幅報導,前立法委員鍾紹和因收受300萬元賄賂而被判刑7年6個月定讞,前南投縣長李朝卿因為貪污一百多個案件而被判刑達98年,看來應該會關到死。幾天前你曾經寫信給我,也許試著想要解釋什麼,但是為時已晚,也沒有用。因為你是政治人物,講對不起或不好意思都顯得虛偽也毫無意義。應該要學學韓國總統或是日本武士,跳崖或切腹也許還可以留下一點點清名。你在信裡說的話,我無從查證,也無法相信,而且也沒有意義。我個人的事是小,我比較心疼的是嘉義市民,因為有你這樣的「三流市長」。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格特質,我不是不知道。你也許適合當學者,因為有些學者難免會有個職業病,就是「自以為是」。你並不適合當公務員,因為你「很愛錢」。有人說你的心中「只有自己,沒有人民」,所以更不適合當市長。我對你的評價就是「貪」。選舉期間,你迎來了各路神明在競選總部坐鎮,選舉過後要將城隍爺送回去時,你竟然說「這需要我做嗎」。我不是不知道這是「過河拆橋」的心態,其實你的心中一直都是「沒有神明的」,也因此你「什麼都敢貪」。

民進黨全面執政後,蔡英文總統提出「食安五環」的重大政策。衛生局的食品科曾經很努力地去爭取「食安獎勵金」。我向你報告後,你不僅沒有任何指示,企劃處長陳寶東也沒有提供任何協助,衛生局為了爭取榮譽和獎勵,全局同仁孤軍奮戰。我為了落實「食安首都」的「空泛政治口號」,給食品科張育彰科長承受不少的壓力,他放棄休假不舍晝夜地拼搏拉票,最後獲得2950萬元獎勵金。雖然總金額不是最多,但是以土地面積與人口數而言,堪稱全台第一名。不料事後你竟然公開說「這是你的錢」,有同仁私下說「聽了令人吐血」,因為這是「嘉義市民的錢」。我不是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打算把這筆錢當成選舉的行銷費用,所以想「設置電子看板」,卻被我拒絕了,最後只好分散到各局處去「藏匿預算」,藉此蒙蔽議會的預算審查。

我不是不知道,你的「如意算盤」是什麼。一場嘉義市長選舉花費,如果不要亂花,大約1500萬元左右,多半是花在「文宣費用」上。募款金額估計約有3000餘萬元,如果是競選連任,達5000萬元也許不成問題,就「投資報酬」而言,這肯定是一種獲利頗豐的「生意」。所以食安獎勵金你「正巧」藏匿了1600萬元的預算而分散在四個局處。我不是不知道,「精算」才是你的聰明過人之處,然而說穿了也就是一個「貪」字。

你採用了美商默沙東藥廠(MSD)「九價」的人類乳突子宮頸疫苗(HPV),然後自吹自擂地說你才是「疫苗的專家」,所以率先採用「最先進」的疫苗。其實我不是不知道,那是因為默沙東藥廠答應爲你支付選舉的行銷費用,而你卻成為推廣該疫苗的「最佳代言人」。事實上,這個決定相當「沒有良心」,因為該疫苗尚未提出世界衛生組織(WHO)所認可的「十年報告」。換句話說,你把嘉義市所有未成年的國中女生都當成「白老鼠」做實驗,如果十年後,這些人因為注射該疫苗而有任何不良副作用的話,請問要向誰去追討呢?請問你還得了嗎?這樣的「無良決策」,真的「很缺德」。

我也不是不知道,你曾經透過民視電視台為你製作政績宣傳的行銷節目,預算360萬元,就是想動用藏在衛生局的食安獎勵金來支付,由觀光新聞處長黃緒信和衛生局長張耀懋兩位在日本參訪時,私下達成共識,如此行徑也頗為可恥。只是不巧,最後被無黨籍黃秋澤議員在議會公開質詢而破局。

我也不是不知道,2018年3月市府機要秘書蔡瑞堂,或許是為了幫你揹負數百萬元的債務而離職「跑路」,幾乎毀了他的政治前途。都是因為你積欠廠商的廣告行銷費用,因為有些廠商怕「惹禍上身」而不敢再為你「買單」,只好犧牲蔡瑞堂這個年輕人。這是三十六計中的「斷尾求生」,最後你還帶著處長和工策會總幹事去找他協商,企圖擺平與滅跡。

嘉義市有一位知名的開業精神科醫師,被衛生福利部稽查發現違反醫療法管制藥品規定,經調查後可能涉及毒品供應,涉嫌重大,該醫師還仗勢來電恐嚇同仁,說背後有「龐大政治靠山」,甚至可以讓我們「吃花生米」云云。我告訴同仁,依法行政不要害怕,而你竟然「來電關說」,令人傻眼。又有一次你說可否讓某位同仁擔任科長,我說恐怕不宜,因為有「甄審委員會」把關,你卻說「委員會不能控制一下嗎?」。我才知道原來你當上市長後,根本是「說一套做一套」。我當然也不是不知道,關說的背後會是什麼「門道」,也許就是一個「貪」字。

新加坡的前總統李光耀為了杜絕公務員的貪瀆,所以提高公務員的薪資到「根本不會想貪」的程度,但是只要違法,必定嚴懲不貸。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為了懲治貪官污吏,他規定凡貪污六十兩的,就「剝皮實草,擺在衙門前示衆」的嚴刑峻罰,相當殘酷。宋朝開封府的包青天也曾經彈劾與斬殺一百多位貪官污吏。可見,歷朝歷代古今中外,貪官污吏都令人深惡痛絕。

日本的「豐田」和德國的「寶馬」都是世界知名的汽車大廠,但也曾經因為產品瑕疵而召回所有的車輛進廠更換零件。我不是不知道你是「嘉義的資優生」,有著輝煌頭銜與學經歷。但是你的「貪」,正足以完全摧毀你的光榮過去。一個「貪」字,就像一個「刪除」的電腦按鍵,把你的一生毀滅殆盡。商朝的紂王,殘忍暴虐無道而受後人與歷史唾罵千百年。據說紂王不僅人長得帥,而且聰明過人,然而歷史上給他的評價,就是一個「壞」字。如此看來,你的惡劣行徑,如同是一種「政治瑕疵品」,為了民主聖地嘉義的品牌,應該是要被「下架回收」的。

我自從2009年起跟著你參與嘉義市選舉,前後將近十年。雖然你曾經是我追隨的對象,然而後來卻發現你的「貪與壞」,令我心痛與心寒,讓我對政治產生極大的懷疑也喪失熱誠。有個人生諺語是「假話全不說,真話不全說」。雖然真話無法說全,但是我不是不知道,你的想法和做法都是自私自利的居多,「我雖然無法掌握你到底貪了多少,但是我至少知道你曾經貪了什麼」。

嘉義市議會於2018年10月25日舉行第九屆第6次臨時會,而你卻忽然於前一天中午宣布請假一個月,理由是為了選舉,把嘉義市議會和26萬的市民當白癡耍。我不是不知道,你的目的就是要避開議會對你的猛烈質詢,正如同「藝人豬哥亮」曾經爲了躲避龐大賭債的追討而「出國深造」很多年,看來你是否也想出國去深造一下呢?你過去的政績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逃避閃躲呢?你在害怕什麼呢?逃得了一時,逃得過一世嗎?我不是不知道,你很可能會在議會殿堂上面對所有市民「公然扯謊」,不是嗎?

我不是民進黨員,也不屬於任何政黨。我是道地的台灣人,籍貫是嘉義,我希望保有「民主聖地」的光榮傳統。我不是不知道,這場選舉也許會是你人生的最後一仗,當然也是你「可撈的最後一票」。然而國家已經沒有足夠的錢,可供貪官污吏揮霍,台灣人民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以前是台灣錢淹腳目,如今是下雨淹到腰。請你積積陰德行行好,為我們的後代子孫著想吧。

回頭吧,放下吧。請你的白手套、人頭、黨羽和班底,通通暫停吧。誠心地建議你退出這場選舉,如果政黨和派系都不放過你,那麼就請你在市政府門口擺起香案,「對天起誓,說你過去不曾貪、將來也不會貪」,否則會天理難容,願接受法律制裁。

 

 

黃維民於2018年10月25日台灣光復節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