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庫通私庫,豬哥加歪哥──黃維民給涂醒哲的公開信(二)

0
209578

圖片來源:專訪按摩女:我把涂醒哲弄軟了

 

涂醒哲假公濟私,運用嘉義市政府的資源圖利「國際厚生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飽私囊。等他下臺後,這幾年所有「國際厚生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承包嘉義市府的案子都有重新調查的必要。尤其是他女兒當掮客的嘉義市子宮頸疫苗四價變九價的政策。

涂醒哲去半套店喝「可樂」,雖然官司喬好,但嘉義民間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他臨事猶豫不決,EQ甚低,不斷把整個市政府人事置換成他個人的犯罪集團,造成市府人事動盪不安,卻不要臉對外宣稱市府人事越換越好

黃維民對涂醒哲公開質問,公然署名,涂醒哲至今不敢就文中任何疑點正面回應,只敢報案抓散發文宣的人,這是標準的作賊心虛!

黃維民所提的疑點每項都關乎公眾利益,請涂市長公開回應昔日親信對您個人操守、決策品質、人事更迭的質疑。

底下是黃維民給涂醒哲的公開信(中集):

 

——————————我是分隔線———————————–

給涂醒哲的公開信──我不是不知道(中集)

 

你特別喜歡「泰式按摩」,我不是不知道。你「性好此道」,我也不是不知道。有一次我送你去台南,還特別要我帶你去中華東路「鬆一下」,一鬆就是一整晚,也許你會告訴鄭玉娟說,是去和朋友「聊天和釣魚」。

你和女性同事的「那檔事」,我也不是不知道,聽說被吳信賢的老婆告密,鄭玉娟知道後翻臉了,將那位女士準備要親手獻給你的捧花,直接甩入垃圾桶。也從宴客的名單中,將她的名字就直接槓掉,不給她吃飯,拒絕她的靠近,從此她就被「打入冷宮」,甚至一官半職「連門都沒有」,只能在家待業而求告無門。

因為我自己生病了,也不想管你們或別人的私事,尤其是男女的那檔事。但是你這樣對她,缺乏仁義,也相當殘忍,因為她也是功臣,需要糊口謀生,功勞也不小,至少比吳信賢還高。最後還要三番兩次找我「幫你擦屁股」,替她謀職找工作,簡直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

2017年初你就不斷地「暗示」要我離開市府,但是卻「不敢明講」,因為你「膽子小」,一直要找我的家人吃飯「談事情」,手法有些「低級」,不敢光明正大。我當然不是不知道,就是不想配合你,因為「根本沒有道理」。衛生局在我的領導之下,同仁一心,精誠團結,業務評比名列全國前茅,眾所皆知。在市府團隊的施政滿意度都是第一名,甚至超越第二名的局處高達百分之二十,我不是不知道,手邊也有數據和調查資料。我任職兩年半,沒有請過私人的假。如果有公假,都還會趕回來辦公和批閱公文,沒有人不知道。在我的任內,公文從未延遲,聘用人員的考試與甄審從來沒有任何違規與關說問題,政治清明受同仁敬重,我也沒有耽誤過任何衛生業務,這也是眾所皆知。

2014年底入主市政府後,你的態勢搞得像是個「行政院長」,動不動就是說「打電話給部長,我來罵他」。也不商量一下,就忽然找個曹放之來擔任「十職等簡任秘書」的大官,卻是為你自己「跑腿辦私事」,擔任「健康領航辦公室主任」,還要每個月幫你付薪水給「台北的秘書」。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同時又是「國際厚生公司」的副執行長,而健康領航辦公室的助理是市府預算所聘任,卻在執行國際厚生公司的業務,幾乎完全不受節制,此事政風處應該有立案調查,但是卻沒有下文。

2017年你還編列了將近600萬元的預算準備「接收」該公司所「贈送」的健康資訊平台。我不是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的「如意算盤」就是打算用公家的預算,聘用大官和助理去執行你自己的生意與業務,甚至可以合理懷疑你的日新網路公司可能和國際厚生有某種特殊往來關係或是「為將來退休後做準備」,如果不是我「即時攔下」這樣荒唐的事情,嘉義市民的健康隱私也許已經在網路上「公開販售」了。

我不是不知道,曹放之是鄭玉娟的學生,他一年請假一百多天,政風與人事早就介入調查,你卻護航偏袒,我上簽給你,請你處理,也置之不理。他現在是國際厚生的高階經理人,又是你的「市政顧問」,試問國際厚生的創辦人是誰,那是一間什麼樣的公司,這些錯綜複雜政商關係,凸顯出你是一個「聰明的傻瓜」,因為你以為嘉義市民都是「善良的笨蛋」。

你又經常對外嘲諷「局長主內,副局長主外」,我不是不知道,你缺乏同理心,只會壓榨別人,做很多浪費人力、物力、財力和時間的蠢事,難怪民調會很差,卻只會檢討別人。現在找來的衛生局長張耀懋,不僅是主外,而且是主「國內外到處亂跑,經常不在嘉義」,是典型「藍骨綠皮的變色龍」。只想當大官享受特權,卻毫無衛生專業。臨陣畏縮,不敢進議會備詢,汲汲營營,自私自利,可說和你不相上下。來不到三百天,請假與休假也許已經超過一百天,和曹放之有得比,而你卻渾然不知,真不知要「衝到哪裡去」。

2017年7月11日上午,你忽然請那位「頗有官僚作風」的行政處長兼市長辦公室主任陳寶東來要我「自動請辭」,被我悍然拒絕。我說我不是不走,拜託讓我做到年底,我自己會走,因為我有「組織改造」任務尚未完成,請他回去傳話給你。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如實轉達」,隔天竟然收到要我於7月15日「立刻歸建」的公文,硬要立刻把我「拔除」,令我和所有同事措手不及。請問我是「惡性腫瘤」嗎?你以為自己當市長「很厲害」是嗎?權力大到可以對人「呼之即來,揮之就去」,是嗎?我就偏不信「正義公理喚不回」,我告訴陳寶東「咱們走著瞧,有種試試看」。(下集待續)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