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醒哲缺乏良知與羞恥,前親信黃維民給他的公開信

0
27897

圖片來源:事先不知被離職 黃維民:真心換絕情

 

一件不爭的事實:所有曾經幫過涂醒哲、親近過涂醒哲的人,如今都在公開反對他連任。前親信黃維民說他「缺乏仁義與智慧,更不用說良知與恥感」。

當初黃維民為涂醒哲鞠躬盡瘁,積勞成疾,可是涂醒哲以人格羞辱的方式把他逼走,事件鬧上新聞後,涂醒哲把人吃乾抹淨再踹一腳,搶第一時間公開誣指黃維民假學歷,還說他是因為:「去中國賺人民幣不幸中風」。這種行為早已碰到人情義理、人類良知的底限,而且被涂醒哲如此對待的不只黃維民一人。

當時涂醒哲競選期間對錢一毛不拔,整天要助理寫信去中央黨部要錢。涂醒哲的選舉經費來自民進黨中央補助,募款進自己的口袋,選舉別人出錢,狠撈一票!一個選舉經費不清不楚的人,對外老說別人意圖A他的錢,更期待幫他助選的人順便幫他出選舉經費。當時陳明文夫妻為他連夜奔走,涂醒哲卻連陳明文拿走500萬這種話都說得出來。好像別人燃燒熱情來成就涂醒哲都是應該的,自私到令人心寒。

涂醒哲的為人處事,和他共事過,親近過的戰友最清楚,在嘉義市隨便都打聽得到。他貪汙、洗錢、賣官,統包工程的弊案,這幾年在嘉義民間始終沸沸揚揚。今日黃維民再發表一篇公開信〈給涂醒哲的公開信──我不是不知道(上集)〉,請涂醒哲不要再逃避,自己召開記者會向市民說明清楚。

黃維民公開信原文如下:

——————————-我是分隔線———————————–

給涂醒哲的公開信──我不是不知道(上集)

 

涂市長醒哲 鈞座:

這樣的稱呼,不是因為市長受人尊敬,而是市民讓人疼惜,我痛恨「貪污與腐敗」。我離開澎湖縣是因為我被迫揭發一個大弊案,我才自願請辭,雖然縣長有強力慰留,請你不要胡說八道。我離開高雄縣是因為階段性任務完成,SARS風暴已過,登革熱不再發生,我就自願請辭,送行與送花的同仁多達數百人,有人流淚有人不捨,如同「告別式」一般隆重,也請你不要再胡說八道。兩個縣長評比都是五顆星,比你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的聰明與辯才,我不是不知道,但是沒有什麼了不起,不要自以為是。像你這樣的人,在我念過的學校裡,包括高中、大學與研究所,如過江之鯽,隨處可見。事實上,你不僅缺乏仁義與智慧,更不用說良知與恥感,倒是相當罕見。

2013年3月我從美國客座回來的隔天,就因為你的謙卑與誠摯徵召,便立刻為你投入市長選戰的準備,期間長達一年半之久。我夙夜匪懈,宵衣旰食,也分文未取,為的就是要讓嘉義市的未來能翻轉起飛,雖然後來你對我兔死狗烹和鳥盡弓藏,仍然要感謝你的知遇之恩。當時我在沒有任何奧援的情況下,組織了一個不小的選舉團隊,也為你主持了至少三百場大大小小的選舉會議,打敗了黨內初選對手黃露慧和曾錦源。

在中正公園辦理的初選之夜活動,喚起了嘉義市近二十年來罕見的政治熱情,大贏對手的民調高達六成之多,請問當時陳寶東人在哪裡?選前他斬釘截鐵地說,他不會幫你的,因為你的心中「只有自己,沒有人民」,選後卻第一個跑來當官,看來可恥程度也許與你不相上下。

我寫了七封信給你,詳細敘述關於選舉策略規劃與重要人事安排,我說「我不是諸葛亮,但是必定會鞠躬盡瘁」。你在康樂街56號老家的客廳裡,很誠懇地對我說,「你是孔明」。我告訴你這些信千萬「不可外流」,因為有講到「人的問題」,而你竟然傳出去給當事人看,又傳回到我耳邊。關於這件事,我不是不知道,但是為了嘉義市長選舉,我只能隱忍,你缺乏道義,不講信用,行徑相當可恥。

選舉總部成立後,我身兼「五個重要職務」,掌管人、事、物、錢與政策,還要負責募款額度數百萬元。你在服務處門口親口告訴我,說你「被陳明文扮豬吃老虎」,瞬間拿走500萬元,相當痛心,希望我能好好幫你。我二話不說攬起所有業務,扛起所有責任,日夜積勞成疾,血壓過高而生病,你竟然說我「去中國賺人民幣」而中風,情何以堪。我鄭重地告訴你,我從來沒有拿過中國一毛錢,我都是花自己的錢,去發揮專業與所學,實現教育的理想與抱負。

台灣銀行選舉專戶開立後不到半個月,你就「三番五次」託人帶話要我「交出帳冊」給你的親戚吳信賢管理,即使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也不放過。我不是不知道你的用意,我又不是白癡或無知,也不是沒有參與過選舉,你的用意是「司馬昭之心」,因為我可能會「很難搞」。(待續)

黃維民 於國慶日 2018年10月10日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