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原因,讓成千上萬的寡婦紛紛聚集到印度一個小鎮?

0
275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因為生命中一個重要的人離開,就要拋下甚至「被迫」放棄緊接著的後半輩子人生,你甘心嗎?印度的女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在失去丈夫得到寡婦的身分後,生活也出現巨變,在印度德里東南方有個塞滿寡婦的獨特城鎮,又被喻為「寡婦城」;她們的經歷,大多令你感到痛心,卻也依然夾雜著感動人心的故事。

 

為什麼成千上萬的寡婦們有志一同地集合於溫達文?

這個名叫溫達文(Vrindavan)的小鎮,本是印度之神黑天Krishna的出生地,黑天又名克里希那,是毗濕奴的第八個化身,黑天也在此處遇見初戀情人拉達(Radha),儘管這個小鎮有著如詩如夢的神話傳說,背後隱藏著許多個悲傷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正是一位位寡婦們,她們有多少人?目前只能以數不盡來形容,即使官方統計約有6000人,有些報導預估可能超過上萬名寡婦共同待在城鎮裡討生活。

為什麼寡婦們如此有默契地聚集於此地?這就不得不提到印度特有的寡婦文化:丈夫過世之後,身為妻子的女性淪為寡婦,在古代還必須於眾目睽睽之下跳入火葬堆自焚殉夫;就算當代已經不需要進行這樣的儀式,她們依舊被視為「不吉利」的象徵,被城裡的左鄰右舍嫌棄之餘,有些還會被夫家的人趕出門,以免這些婦女繼承財產,分一杯羹。

因此,這裡的有些寡婦是被家人載至溫達文,接著在大街上被丟包,看著家人的車揚長而去;丈夫離開人世後,有些人則是出於自身意願,獨自一人搭乘巴士、火車來到此地,只為了遠離冷酷無情的家人;也有一大部分的人因朝聖而來,畢竟溫達文為印度神克里希那的誕生地,據說這位大神非常保護婦女,於是她們想把自己的餘生都奉獻給克里希那,藉此修行。她們的意志力相當強大,群眾裡不乏從孟加拉千里迢迢而來的寡婦。

 

在路邊乞討的婦人(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那她們在溫達文的處境有比較好嗎?

溫達文與鄰近的幾個城鎮可稱得上重要聖域,供奉著許多神廟──光是溫達文的克里希那神廟就有5000 多座。那這些寡婦在當地孤苦無依,她們又如何生活下去呢?

清晨,她們從城裡的各個角落冒出,魚貫而入於神廟裡,開始跨坐在神廟地板上緊挨著彼此,大聲吟唱長達兩、三個小時的讚歌,中途毫無間斷;有人將此視為修行,有人則是為了得到唱完讚歌後的微薄報酬。但這樣低廉的生活津貼是遠遠不足的(可能只夠支付一餐),所以她們還得頻繁踩踏著充滿泥濘的街道進行乞討,尋求下一頓溫飽甚至是一碗熱茶。

若來到溫達文,你會發現這裡的寡婦清一色身著白色紗麗且覆蓋頭部、剃掉一頭秀麗長髮,也不佩戴任何首飾,整體相當簡潔單薄。在印度,女性最大的魅力在於她的秀髮與服飾,剛成為寡婦的女人剃去秀髮,就有如對外界宣示她即將去除身上一絲一毫的女性特質;而換上的純白紗麗不只是有守喪意涵,更代表丈夫過世後她的裝扮也無任何意義,也就不需要絢麗五顏六色的衣裳。溫達文的寡婦還會將自己的姓氏改為代表奴隸的「達西」(Dasi),以表示自己能夠終生奉獻印度神克里希那。

其實在溫達文的日子不好過,比較幸運的寡婦能棲身於與另外六七人同宿的住所,不過更多人需要NGO 組織的接濟,不是睡在庇護所裡,就是在路旁的帳篷裡過夜。即使生活再怎麼困苦,她們對自己的決定不反悔,一位寡婦甚至說道,「我打死也不要回去原本的家庭裡」。曾有一位德里的心理學家如此形容溫達文的寡婦:她們看似生理上還活著,心理、社交已經是一攤死水

 

色彩節讓這些寡婦能夠好好歡慶一回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印度有個非常重大的節慶──色彩節(Holi festival),不僅是善戰勝惡的象徵,還是準備好迎接春天、對神表達豐收感謝的節日。色彩節一連7天,通常在每年的三月初,人們將五顏六色的彩粉往對方臉上撒,並且互相潑水或互擲水球,好不歡樂。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這樣喜氣洋洋的節日,溫達文的寡婦們本來是無福消受的,畢竟她們被視為不祥的象徵,也就更不會有機會共同參與,即便此處是印度神克里希那的誕生地和色彩節的發源地。幸好,透過 NGO 團體的幫助,溫達文的寡婦們也終於在2014 年開始脫離印度的傳統桎梏,享受專屬於寡婦的色彩節。不同的是盛會縮減為 4天,場所也僅受限於神廟;不過能夠揮灑彩粉將彼此的白色紗麗渲染得五顏六色,並將花瓣拋在空中,她們放開身心露出久違的笑容,即可見許多寡婦對此感到心滿意足。

幫助著寡婦的社工為寡婦們的境遇感到惋惜:「如果有可能,真想把『寡婦』這個字眼從字典裡去除掉!當這些失去丈夫的女人一被套上這個字眼,她們悲慘的命運齒輪就轉動了。」而我們也希望,真正的那天能夠盡早到來。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