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為鬼的杰克:《閃靈》

1
1265

「同化」一詞源自拉丁字assimulare(促成相似),後來的文化人類學學者將「同化」定義為:「族群相遇後,一族群逐漸變成與另一族群相似的過程和結果」。歷來解讀《閃靈》這部電影的很多,如印第安人墓地詛咒說、俄狄浦斯殺父說、房子有生命說、輪回說……等,但以心理學的觀點來看,瀰漫在《閃靈》這部電影中的心理作用就是同化。同化是人類不同的族群在交流接觸後的最後結果,其過程為接觸→競爭→衝突→調適→同化。

男主(杰克)名為作家,但實際上他並沒有才華,他只是利用作家這個身分來逃避家庭義務,女主(溫蒂)是個實際主義者,她包攬所有家庭生活與勞力,但在權力上她顯然是順從的一方,她服從於任性而不切實際的丈夫,並隨著丈夫的工作到山上五個月,顯然飯店看守者一開始是受全家支持的工作,然隨著飯店的詭異和杰克的精神失常,整個走向都變了調。故事一開始設定杰克全家都有閃靈(特異功能、第六感),這能力在杰克的兒子丹尼身上尤其明顯,丹尼不僅能看到過去,還能預見未來,這些設定使杰克一家人與鬼魂有同化的基礎。

丹尼剛入住飯店後就看到死去雙胞胎的鬼魂,整個飯店宛如鬼店(《鬼店》是本片另一翻譯版)網址:http://whale005.pixnet.net/album/photo/273542295(2018年4月上網)

 

丹尼甚至能看到雙胞胎女孩死去的慘狀,這也使他產生危機感。網址:http://whale005.pixnet.net/album/photo/273542292(2018年4月上網)

 

從酒店經理在面試杰克時就說他的心裡薄弱,加上前任看守人發瘋,在殺了一對雙胞胎女兒後自殺的悲劇,也給杰克帶來強烈的心理暗示,埋下日後他發瘋殺妻殺子的伏筆。循著同化的步驟:

接觸:杰克看到已死的前任看守人,並受到他殺死全家的蠱惑→

競爭:溫蒂發現飯店不對勁,她想離開與杰克想留下產生競爭→

衝突:溫蒂從杰克的小說和丹尼脖子上的掐痕,發現杰克已經瘋了,於是護子心切的母親和發瘋的父親產生肢體衝突,之後溫蒂拿棍棒將杰克一棒打昏,預示著杰克日後的還擊→

調適:雖然這是一間詭異的飯店,但杰克在這裡卻自得其樂,他和那些死在飯店衣著華麗的鬼魂都相處得很好。當前任看守人告訴杰克:「丹尼已經跟外界聯繫上了」,這意味著杰克必須離開了,唯一不走的方式就是斷掉兒子與外界的聯繫,也就是殺子→

同化:最後杰克拿著大斧頭追殺妻兒,在千鈞一髮時,溫蒂帶著兒子丹尼開著雪地車離開,而已經發瘋的杰克則凍死在冰天雪地的迷宮裡,成為看守飯店的鬼魂之一。

網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554589(2018年4月上網)

 

「父子衝突」是電影的隱藏爆點,比如溫蒂前腳才說兒子丹尼差點被237號房的裸女掐死,杰克後腳就趕去和237號房的裸女啪啪啪,杰克竟能和差點掐死自己孩子的女人鬼混,直到兩人互啃到忘情時,女人變成全身腐爛的老太,杰克這才嚇的非同小可,奪門而出。可見杰克和丹尼的親情非常單薄,這對父子從丹尼輕視杰克的無業、歇斯底里,和杰克曾對丹尼的家暴早埋下失和的導火線,所以溫蒂所看到的丹尼脖子上的掐痕,很可能出於裸女之手或丹尼的自為,而這兩者都是丹尼想離開飯店的手段。

他透過身上的傷告訴母親此地詭異,不宜久留,但留在飯店卻有杰克一邊工作、一邊寫作的浮想連篇,想必當父親的杰克難以對丹尼啟齒:「兒子,我不想下山作回魯蛇,我在這裡成就感爆表啊。」所以每個人的選擇都是自己自為,跟鬼魂無關,片中的鬼魂對人也沒有直接的傷害,就像死去的雙胞胎邀請丹尼:「過來,陪我們……一直玩、一直玩」雙胞胎女孩很用力的同化丹尼成為鬼魂的一員,就像殺死女兒的前任看守人想同化杰克殺妻殺子一樣,鬼魂利用示現、誘導、威脅等方式同化活人,這是他們面對自己悲劇的方式——如果有人跟自己遭遇一樣悲慘,那曾經受過的苦難就會減輕很多。鬼魂會動搖活人的心志,但卻不能操作活人的決定,不管留下或離開,都是性格決定的結果,就像同樣看到裸女,杰克看到誘惑、丹尼卻大為驚恐。由此也不難解釋杰克為什麼會殘忍的拿斧頭追殺自己的妻兒,一方面固然是他發瘋了,心神喪失;但另一方面這是離開與留下的雙方角力,恐怖的是,杰克不僅自己要留下來,還不許妻兒離開,他在為鬼店留下妻兒,以死亡的方式——這也將之前父子失和的伏筆浮出檯面,正面衝突。

父子衝突最後的結果是父親輸了。網址:http://whale005.pixnet.net/album/photo/273542283(2018年4月上網)

 

《閃靈》(1980年)是導演庫布里克的電影名作,歷來被評為史上最驚悚電影、恐怖電影的第一名、電影史上最令人害怕的表演……持平來說,這部電影沒太多鬼怪,也沒太多的血腥畫面,所有的恐怖都是由劇情和心理的雙層暗示下交感而成,加上導演運鏡的暗示、駭人的配樂、演員尼科爾森渾然天成的瘋狂,使得畫面充滿了窒息感。

同化,是最初的安全感也是最後的自毀,如同達倫.布朗杰克在他的電視真人秀《達倫.布朗:推》如何將一個普通人變成兇手,一開始他讓三個托兒在鈴聲中做起立的動作,隨後來應徵的人也跟著聽到鈴聲就起立,儘管他們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一致性讓他們感到安心。反觀男主杰克長期在低成就中透過自欺欺人來樹立男人的權威,逃避家庭義務,他無法在現實社會中立足,直到到山中的飯店他才找到自我價值,儘管看守人職位卑微,但已足夠讓他繼續編織權力父親和才華作家的夢,他的人格是他容易被鬼魂同化的原因。就像同在237號房,丹尼差點被兇女掐死和杰克同裸女春宵一度,表示他們同樣在懷有閃靈功能下所看見的不同世界,而這也諭示兩人取向不同,終究走向不同的地方。

1條評論

留下一個答复

請留下回覆!
請在此輸入你的名字